当前位置: 学术临床 > 中医流派

孟河医派名家经验选介(4)

竟彩网固定奖金:孟河医派巢氏及其他世家

孟河医派

时间:2019-03-22 来源:中国中医药报4版 作者:陈仁寿

  巢家世居孟河,世代业医。至清代咸同时期,分为上海巢氏和孟河巢氏两支,医名均盛。代表人物为巢崇山、巢渭芳二人,

  巢崇山

  巢崇山(1843—1909),名峻,以字行,晚号卧猿老人。武进孟河人。少承家学,初在家乡孟河行医,后悬壶沪上五十余年,门庭若市,为沪上名医。擅长内外两科,于刀圭之术尤为独到。巢家能行火针穿刺治内痈,其于肠痈所施之刀针手法,多应验如神。其间又极力推荐孟河丁甘仁至上海行医发展,后来名躁沪上,所以世人有“甘仁至申,崇山实为之介”之说。

  巢崇山一生忙于诊务,著述不多,编有《玉壶仙馆医案》一册,为巢崇山门诊外科医案记录,按身体部位分类,计四十余种,记述简略?!肚Ы鹫涿亍芬徊?,为验方集。另有部分医案收入秦伯未《清代名医医案精华》中。

  巢崇山子凤初、侄松亭亦世其业。巢松亭名潜,1869年生,精内科,于外科亦有较深造诣,自1895年在上??狄岳?,业务渐盛,病者盈门。后加入中国红十字会。

  从学者有贝颂美、陶佐卿、汪剑秋、刘俊丞、黄晓和等人,均得其传。丁甘仁初至上海,得其提携,后逐步名扬沪上。

  巢渭芳

  巢渭芳(1869—1929),为巢氏又一名医,世居孟河,马培之弟子,得其真传。精内科,尤长于时病。曾谓:“治时病贵在不失时机,尤须审证求因、药有专任。片面求稳每致贻患,一味求全反将掣肘,皆不足取法”,确有卓见。于外科精通以火针治肠痈和化脓性外科疾病。渭芳行医二十六年,业务兴旺,名重乡里,与马伯藩齐名。著有《巢渭芳医话》。

  巢渭芳子少芳,孙念祖,曾孙重庆,皆世其业,世代悬壶孟河。门人有朱彦彬、贡肇基等。

  孟河法氏

  孟河法氏亦为孟河世医,至法征麟,法公麟兄弟而医名大盛,尤以擅治伤寒出名。

  法征麟,字仁源,略晚于费尚有在孟河行医。高祖法世美,明末于孟河行医,有医名,以医学传子孙。法征麟禀承家学,识症精微。乾隆时文渊阁大学士、谥文恭公程景伊曾为法氏族谱撰序,称赞法征麟“喜急人之难,至今行路犹称之?!崩缥浣街局屑窃?,“有母、子病将革,鬻妇于贾,既受值,妇恸绝,不肯登车,贾率众大噪。征麟入按脉,曰:不死也,吾药之立起耳。出语噪者曰:活人妻,律得娶耶?蠲己资偿之去,母、子病皆愈?!敝小兑窖б馈芬痪?,《伤寒辨证》二卷,《医通摘要》六卷。

  法公麟,字丹书,为征麟弟,亦业医,有神效,时以所得济贫乏者。著有《桂月生传》一卷,皆论伤寒秘旨。

  法氏后代以医名者甚众,征麟子谦益(字坤行)、复(字中行)、学山(字景行,著有《痘科景行录》一卷)。谦益子雄(字振和,著《樗庄心法》一卷)、震(字致和)。复子鼎(字汝和),学山子恭(字瑞和)、宽(字养和)、信(字协和)、惠(字心和,著有《医宗粹言》一卷),惠子履端(字启元,著《脉法金针》一卷),俱有名于时。至今法氏子孙咸世其业。

  南京中医药大学法锡麟即是孟河医派法家的后代,在南京中医学院成立之初即为《内经》教研组的中坚力量。同时临床诊病,带教学生,求诊患者很多。

  孟河沙氏

  孟河还有沙氏一医族,以中医外科见长。乾隆年间,有沙晓峰、沙达周父子等,均以中医外科名重一时。沙氏后人分为几支,一支仍居孟河,其余分别迁往苏北淮阴、镇江大港等地行医。

  沙书玉(1802—1887),又作玉书,字石庵,沙晓峰之孙。初在孟河行医,后迁至镇江大港,另树“大港沙氏”一派。沙石安擅长内、外喉科,据《丹徒县志》称其“精内外科,医学甲一郡,声振大江南北,著《医原纪略》《疡科补苴》等书,皆自抒心得,能发前人所未发”。据当地父老传闻,其时大港镇偏西一条小街上,就有两家药铺,两家旅舍,靠近医生居处,专为远近就医者服务(这条街现在仍叫沙街),可见当时业务之盛了。镇江已故名医陈熙元,曾作《沙石安先生传》,以记其事。

  沙石庵擅治温病,喜用辛凉、甘寒之剂,用石膏多至半斤,亦喜用西瓜。每到夏天,所在之地多有贩瓜者聚集。丹阳有新产妇患温病,他医泥于“产后宜温”之说,惧用寒凉。后挽沙治。方持脉时,即问病家有西瓜否?病家以为先生欲食,乃觅十余斤重之西瓜一枚至。沙曰:“我吃半只另半只给产妇吃”。病家虽疑虑,然震于医生名,不得不与之食,食竟,病果霍然。丹阳名医贺季衡对沙石庵治温病之独到见解极为推崇,曾谓:“石庵先生治病,重在救逆,深得仲景法,其于伤寒温病之胃家实,尝用仲景急下存阴法,不必如《温病条辨》所云须舌苔起芒刺,呼吸俱粗,而始用下法。只要脉沉实,腹拒按,即急下之。以大承气汤,挽救垂危,为沙门独特之秘。盖若至舌苔起芒刺,呼吸俱粗,而始用下法,殆已迟矣。下后更以姜半生地,鲜石斛甘寒救阴,随症施治,余宗此法,活人无算,实得沙氏良规”。

  对于外科疾病,沙石庵尤多心得发明。撰《疡科补苴》一书,颇具价值。对于外疡初起,强调辛凉“内消”,力辟当时外疡初起,以辛温之剂发散的弊端。对痈疽的辨证,创造性地提出,痈疽同由燥、火、湿、热而成,疽是“毒火陷阴”“火伏阴中”,并非寒证,反对辛温补托之法。打破了痈为阳证属热,疽为阴证属寒的传统观念。正如徐兆英在《疡科补苴》“序”中所说:“其尤为紧要关键,则在补出外症之平塌不痛者,有火伏湿中一症,仍当甘寒清热渗湿,不得用温补外托,此乃发前人未发之蕴”。直到现在,仍有启发意义,大大地丰富和发展了中医外科的学术经验。另外对于外治药物、刀针之术都很精熟。

  沙石安有弟名书瑞,子序五,也是名医。石安子用圭(字桐君),颖悟好学,也享有盛名?!兜ね较刂尽烦破洌骸澳艽秆?,精内外,一时公卿争礼延之”。当时两江总督张之洞等经常请其出诊。沙书瑞有三子,长子用庚(字咏清)、次子用儒(字彦楷)、三子用璋(字燮堂),均世家学?!按蟾凵呈稀贝恋贝杂屑绦?,江苏省名老中医、镇江中医院主任医师沙一鸥即为“大港沙氏”传人。(陈仁寿 南京中医药大学)

(注:文中所载药方和治疗方法请在医师指导下使用。)

(D)

凡注明 “中国中医药报、中国中医药网” 字样的视频、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,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“中国中医药网” 水印,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,否则本网站将依据《信息网络传播权?;ぬ趵肺ね缰恫?。
七星彩预测马上投注一下 pk10最牛稳赚2码计划 时时彩龙虎和是什么 注册彩金送38的棋牌游戏 博洛尼亚 二十一点手机版 现金版两人斗地主 大神棋牌 福利彩票电子投注 体彩最晚几点可以买 时时彩后二大小单双稳赚法 篮球单双玩法 pc蛋蛋28软件下载 一分彩免费计划软件哪个好 金兔六肖稳赚中特 官方极限三肖网址